>  歷史 頻道

格拉尼卡斯河戰役 亞歷山大東征與馬其頓撬開亞洲的大門

 

\

  公元前334年8月,在馬爾馬拉海南岸的格拉尼卡斯河附近,亞歷山大大帝首次遭遇到了他的波斯對手。經過短促而激烈的廝殺,馬其頓東征軍笑到最后,也打開了廣袤亞洲世界的大門。雖然只是亞歷山大東征歷史上的最小規模會戰,卻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雙方在后來的決策發揮。

  波斯帝國的危機

\

  亞歷山大東征前夕 波斯依然是世界頭號強國

  公元前5-4世紀,原本強大的波斯帝國內部,已開始出現組織混亂。這不僅表現在埃及的屢次獨立、巴比倫城的起義,還有小亞細亞各省間的武裝沖突。在帝國的核心區域,宮廷陰謀也是層出不窮。眾多內憂外患使波斯處于岌岌可危的境地。僅僅是靠著阿爾塔薛西斯三世這樣的強勢君主和過去積累下的巨額財富,他們才得以熬過連續不斷的危機爆發。

  公元前336年,原亞美尼亞總督科多曼被擁上波斯王位,他就是著名的大流士三世。由于有前人的努力,他不需要面對一個表面上三分五裂的帝國。但在表明的平靜之下,卻是各被征服地區的暗流洶涌。尤其是在經濟水平較高的帝國西部,幾乎每個特定區域都有自己的麻煩存在。例如在獨立總督區扎堆的小亞細亞,互相看不順眼的波斯貴族們很有可能爆發地區性內戰。敘利亞和黎巴嫩沿海的腓尼基城市,雖然在之前遭到血腥鎮壓,卻也徹底對波斯帝國失去信心。埃及的叛亂已被平息,但波斯人的控制力大不如前。許多駐扎尼羅河兩岸的部隊,都來自其他的不穩定省份。

\

  大流士三世繼承的是一個急需修養的帝國

  帝國東方的局勢雖然較為穩定,但因為距離遙遠而無法對西部進行快速增援。后來的歷史也足以表明,當半個帝國的軍隊開赴前線廝殺時,另外半個帝國的士兵可能還在路上。

  作為帝國的力量核心,波斯軍隊最初由本族的自由民組成。但隨著帝國的急速擴張,不同階層在經濟上出現了巨大的兩極分化。少量軍事貴族大發橫財,自由民雖然可以用服役獲得免稅,卻無法靠軍餉收入對抗主同好膨脹。于是,富的越來越富,窮的越來越窮,使得軍隊的組成結果也發生重要變化。留在本土的自由民已不愿意出省服役,而先前就已在外省扎根的軍事移民也逐步喪失武力。富裕起來的貴族階層,更多開始用錢收買轄區里的地方部隊。自己則傾向于作為數量有限的騎兵參戰。至于依然保持架構的近衛力量--不死軍,也不可能在第一時間抵達遙遠的前線。

\

  晚期的波斯帝國 越來越依賴希臘傭兵

  馬其頓人的征程

\

  亞歷山大繼承的是一個更有朝氣的國家

  相比波斯,戰爭爆發前的馬其頓更加欣欣向榮。亞歷山大大帝繼位后,馬上對躁動的北部色雷斯邊疆和南方希臘附庸區進行鎮壓。他麾下的軍隊訓練有素、士氣高昂,幾乎沒有給對手以任何喘息之際。但父親留下的巨額債務和國內的微妙政局,都讓年輕的馬其頓君主需要用戰爭來凝聚人心。

  作為戰前的重要準備工作,亞歷山大把大量土地、奴隸和收入等分贈給親朋至友。為保證后方安全,特意留下9000步兵和數千分騎兵,由歐洲總督安提帕特指揮。專門負責控制包括斯巴達在內的各希臘城市和北方的色雷斯山區。同時,國內大量貴族家庭的子弟被征召入伍,成為馬其頓東征軍的主力騎兵和指揮層。確保他們不會在國王出征時,在后方搞不愉快的小動作。至于軍隊的主力,則是由王國擴張而富裕起來的中產公民階層組成。許多特殊兵種源自雇傭軍和各級附庸。后者的各獨立分隊,其實也富有人質效應。

\

  中產公民是馬其頓軍隊的主要兵源

  公元前334年春,馬其頓正式向波斯宣戰。由30000名步兵、5000騎兵和大量輔助部隊組成的首批部隊,成功渡過赫勒斯滂海峽,踏入波斯地界。為了在深入對方腹地前先肅清邊境之敵,馬其頓人從阿比杜斯沿海岸向東進軍。在與部分先前就進入當地的先頭部隊會合后,亞歷山大非常希望波斯人來主動找自己決戰。但在波斯陣營的內部,卻不是所有人都希望如他所愿。

  由于歷史原因,波斯帝國給小亞細亞各省份的總督們以很大自主權。不僅可以在地方上募兵,還能發行印有自己頭像和名字的貨幣。如果沒有召回命令,總督可以將權力直接傳給他所指定的繼承人。為了節制這些地方派,波斯大王會安排一位高于所有地方總督的高官,常駐西部首都--薩迪斯。但因為之前的一系列混亂,這個位置在當時已經出現空缺。大流士三世非常信任希臘雇傭軍首領門農,已經下令他作為小亞細亞全境的最高長官。但在一紙調令抵達前,波斯人就必須對眼下的局勢做出判斷。

\

  登陸小亞細亞半島的亞歷山大

  出生羅德島的門農,曾在之前擊敗過小股東征的馬其頓先遣隊。所以,他對馬其頓人的軍事實力有直觀認識。他敏銳的察覺到,無論是善戰的希臘雇傭兵還是其他亞洲地方部隊,都很難在決戰中擊敗馬其頓新式軍隊。加上亞歷山大繼位前后,已經獲得了一系列不可思議的軍功,更堅定了他采取間接戰略的想法。

  但除了門農之外的所有地方總督,都反對這個希臘客卿的大膽計劃。因為門農要他們在自己的轄區內堅壁清野,并且帶著部隊游而不擊。同時,來自波斯大王的撥款將被用于武裝艦隊和收買各希臘城市的人心。如果計劃得以全面實施,那么出身高貴的他們就必須犧牲大部分經濟利益,最后得益的還是遠在巴比倫或蘇薩的波斯君主。所以,他們在大流士三世的命令抵達前,就已經開始了大規模動員。其集中的兵力包括了20000多波斯步騎兵、20000人的希臘雇傭軍和不少于這個數量的其他亞洲本地武裝。

\

  波斯的地方軍 由本族精銳和希臘傭兵擔任主力

  唯快不破

\

  波斯貴族將主要希望寄托于自己的騎兵身上

  雖然波斯總督們的兵力相加,至少是亞歷山大麾下人馬數量的一倍。但這些兵力同樣需要分頭從各省份趕來。尤其是分散在亞洲本地城市和部落間的征召部隊,往往分散在交通不便的安納托利亞內陸。在他們通過王家大道抵達沿海前,波斯與希臘籍分隊已經大體上先行一步。但由誰來統一指揮才是更大的問題。以至于在格拉尼卡斯河戰役中,馬其頓人實際上先后遭遇了彼此割裂的三股敵人。

  亞歷山大的用兵之道,一貫講究迅速出擊。依靠精銳的士兵團體和高素質的貴族軍官,馬其頓人也具有對手所無法企及的快速反應能力。此前,他指揮的所有戰役,都在類似的模式下運行。在對手穩住陣腳之前,就發起出人意料的猛擊,并從數個方向同時并進,全面瓦解敵軍的指揮和戰斗意志。

\

  亞歷山大一直通過快速行軍來打擊對手

  所以,當馬其頓人發現波斯軍隊在格拉尼卡斯河對岸布防時,亞歷山大就主張立刻發起進攻。老而持重的副帥帕曼尼奧,卻就地扎營,不要急于采取行動。他認為眼前的河岸高而陡峭,時值河水高漲的5月,徒涉非常困難。如果首戰失利,將對戰爭全局非常不利。但亞歷山大拒絕了他的意見。

  事實上,亞歷山大的這一豪賭,正好擊中了對手的死穴。因為內部缺乏最高權威,波斯軍隊實際上還處于聚攏兵力階段。古代的軍營布置,往往并不靠近河岸很近。所以讓馬其頓人發現的對岸敵軍,實際上只是波斯軍隊的一部分。后者并為料到馬其頓人會迅速開進,在慌亂中準備予以阻擊。能夠最快趕到河岸的部分,就是各省區總督們親自指揮的騎兵力量。至于龐大的步兵隊伍,只有素質較高的希臘人完成快速整隊,其余分隊則動作較慢。在他們分頭開始向戰場靠攏時,波斯騎兵已經迅速抵達格拉尼卡斯河。

\

  格拉尼卡斯河戰役中的雙方布陣

  也就是說,如果馬其頓人扎營固守,就會讓波斯人完成兵力部署。亞歷山大選擇立刻開打,則只需要面對已經相互缺乏聯系的波斯騎兵、希臘雇傭軍和雜亂的亞洲步兵。

  隨即,亞歷山大率兵展開戰斗序列,整個陣勢分左中右三部分。馬其頓長槍方陣配置在中心位置,精銳的近衛步兵、騎兵和弓箭手被交由帕曼紐指揮。他們罕見的出現在左翼位置,主要是為了向波斯右翼發起仰攻,吸引對方的注意力。亞歷山大親自指揮最好的伙伴騎兵和各希臘城市的同盟騎,在全軍右翼展開,負責真正的雷霆一擊。他們的側翼也同樣有大量的輕裝射手進行掩護,并得到來自色雷斯等邊區的貴族騎兵分隊加強。

\

  波斯精銳具裝騎兵 與 馬其頓伙伴騎兵

  波斯人并不愿意開戰,卻也不得不迅速列陣。他們將所有騎兵分左-中-右三路,沿河岸展開后平分兵力。雖然可以居高臨下的俯視河道,卻因為缺乏步兵支持而顯得戰力不足。所以,這種部署更多是為了迷惑馬其頓人,希望對方不要貿然行動。不久,幾位總督發現了身穿光耀奪目盔亮甲的亞歷山大本人。于是重新調整隊形,準備集中強大騎兵于左翼,企圖對馬其頓軍隊進行斬首式打擊。

  戰役中,亞歷山大命令先鋒的騎兵部隊開始渡河。當這些人剛要到達對岸時,就遭到波斯騎兵的大量標槍和弓箭射擊。地方騎兵的盾牌也無法遮擋全身,很快在激戰中被對手擊潰。但更多馬其頓騎兵分隊卻開始依次渡河,給河岸上的波斯人以很大壓力。雖然波斯騎兵的標槍如沱大雨,鋪天地而來。但馬其頓騎兵的長矛更適合近距離廝殺。更要命的是,馬其頓先鋒部隊吸引了大部分波斯人的中央和右翼騎兵。以至于在戰線的其他地方,因兵力不足而寡不敵眾。最終,顧此失彼的他們被亞歷山大突破了整條河岸防線。

\

  親率精銳騎兵沖鋒的亞歷山大

  逐個擊破

\

  波斯貴族騎兵對亞歷山大的斬首式打擊

  為了挽回頹勢,部署在大部分騎兵后方的波斯精銳,開始對亞歷山大實施斬首打擊。一批位高權重的波斯貴胄,以沖擊力巨大的楔形隊列,徑直殺向了他們關注依舊的頭號目標。但在險些得手的同時,他們也迅速陷入了大量渡河的馬其頓部隊包圍。

  包括亞歷山大本人在內的馬其頓貴族,從小都接受過不輸于波斯的嚴格訓練,馬上技巧嫻熟,武器裝備也更受一籌。在擊殺了幾位波斯貴族將領后,馬其頓軍隊在實際上已經瓦解了對方的第一批力量。行動較慢的方陣步兵,有足夠的時間從容泅渡。負責伴隨騎兵支援的輕裝步兵,更是成功的迂回到波斯主力騎兵背后,發起了側翼夾擊。在這種典型的亞歷山大式戰役面前,準備不充分的波斯騎兵遭遇土崩瓦解。

\

  只有少量希臘步兵 曾嘗試協助波斯騎兵作戰

  在騎兵戰的尾聲,部分希臘雇傭軍步兵抵達戰場。率領他們的正是反對決戰的大將門農。他清洗的意識到,波斯人貿然開打是兇多吉少。因此,以最快速度帶著自己所能節制的步兵分隊,趕往河邊去給波斯同僚們填坑。在確定亞歷山大所在的馬其頓右翼陣線后,這些只有千人級別的步兵也立刻參與作戰。但面對已經半數渡河的馬其頓人,希臘步兵也是無力回天。門農發現情況不對,就立刻帶領麾下撤退,順便躲過了后來的大規模屠殺。

  隨著波斯騎兵的潰敗,馬其頓人得以在格拉尼卡斯河對岸列陣。他們的下一個對手,是比門農晚到的10000多希臘步兵。由于沒有騎兵掩護,他們只有少量的輕步兵可以用于反擊馬其頓騎兵。他們也不清楚之前的戰況發展,在一臉懵逼中迎來了對手的步騎兵全面夾擊。

\

  遭到馬其頓全軍圍殺的 希臘雇傭軍

  當有條件投誠的建議被亞歷山大拒絕后,希臘雇傭軍遭到馬其頓人的合圍與殺戮。雖然貴為波斯軍中的精銳,卻無法在這樣的劣勢下守住陣地。最終,除了2000幸存者被押解到馬其頓本土作為礦場奴工,大部分人都被神經緊繃的東征軍消滅殆盡。這也是亞歷山大在對愛琴海兩岸的希臘人發出警告,要他們在馬其頓和波斯之間做出明智的選擇。

  戰役的末尾,其實還有數萬小亞細亞的本土部隊參與其中。但由于作用渺小,容易被古代的許多歷史作家所直接忽略。他們的戰斗意志不如波斯貴族,作戰水準不如希臘傭兵。在意識到主力軍已被完全擊潰后,也立刻土崩瓦解。其中既有向南撤出半島的波斯平民步兵,也有分頭回到自己家鄉的弗里幾亞、卡帕多西亞、乞里西亞和本都人。前者將在后來的伊蘇斯戰役中和亞歷山大遭遇,后者則會在馬其頓軍隊的大規模掃蕩中被逐個擊破臣服。

\

  波斯麾下的許多地方軍 實際上并未直接參戰

  雖然格拉尼卡斯河戰役的規模不大,卻對雙方后來的決策部署都有指導性的影響。首戰的大獲全勝,更加堅定了亞歷山大對于決策習慣的自信。他充分意識到和波斯人決戰,是最快瓦解對手的方法。

  但對于亞洲本地希臘人的殘酷處理,卻給馬其頓軍隊在東征第二階段帶來的巨大麻煩。原本被認為最有可能屈服的希臘城市,紛紛在失去波斯主力增援的情況下進行堅守。無論是曾被波斯屠城的米利都,還是歷史之父希羅多德的故鄉--哈利卡納蘇斯,都讓馬其頓人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

  小亞細亞地區 抵抗最激烈的還是各希臘城市

  至于波斯方面,對于戰役結果也做出了相互矛盾的兩種終結。隨著大流士的命令延遲抵達,門農被賦予了指揮整個戰區的能力。他率領由希臘人、腓尼基人和塞浦路斯人組成的龐大艦隊,開始在愛琴海群島間展開戰略反包圍。在他病死后,這支分隊還繼續堅決執行間接戰略,并聯系了時刻準備東山再起的斯巴達人。

  但大部分波斯貴族卻認為亞歷山大是勝之不武。他們敦促大流士三世集中更多兵力和物資,準備和馬其頓人進行具有決定性的會戰。最終,后者的意見壓倒了前者,便有了災難性的伊蘇斯之戰。

 
 
返回頂部 辽宁35选7中奖规则 大圣捕鱼下载 浙江6 1开奖时间 四川金7乐开奖三不同单式票 新宝股份股票 科乐吉林麻将安卓手机 何仙姑期期准免费资料精选 福彩 刮刮乐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 非车联网车是什么意思 快乐8是不是骗局